亿博体育下载:鲁迅的少年玩伴“闰土”晚年穷困潦倒其子女后代完成华丽转身鲁迅本名周树人,是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他的文章不但具有极高的文学造诣,还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比如他的《故乡》便描绘了一个名为“闰土”的儿时玩伴,并通过他的少年与中年变化为我们阐述了旧社会阶级体系下人们的麻木与悲哀。

  谁能想到“闰土”其实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他的后代也与鲁迅有着不解的渊源……

  鲁迅家本来是封建时期的士大夫家族,后来逐渐败落、家仆不足,忙时只能请外面的工人做工,

  这其中就包括了闰土的父亲。闰土的父亲名叫章福庆,是一名竹匠,也算得上是鲁迅家的“熟人”了。

  闰土的母亲也与鲁迅家颇有渊源,她曾在鲁迅家做过保姆。鲁迅在《阿长与山海经》中提到过,在矮胖的长妈妈之前还有过一位“长妈妈”,

  闰土本名章闰水,从小便跟着父亲干一些捉鱼、晒谷之类的力所能及的活。有一年的新年正赶上鲁迅的祖母去世,鲁迅家一下子忙乱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次“帮忙”,少年鲁迅认识了这个憨厚老实的哥哥。当时闰土年龄还小,只比鲁迅大两三岁,

  与生活在城里的少年鲁迅不同,闰土从小便在住在海边的沙地中,所接触的动物、风景都是鲁迅闻所未闻的,他便给鲁迅讲那些新奇的东西,

  二人结下了纯真的友谊。这段友谊在鲁迅心中难以磨灭,即便是很多年以后,鲁迅对这段友谊仍抱有美好的印象。

  尚且年少的闰土只能强行负担起一家人的生活。闰土的生活十分艰苦,曾经他和父亲两人拼尽全力工作才能让一家人糊口,突然一下子便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闰土拼了命干活也只能勉强让家人不至于饿死。

  尚且是小小的个子,却只能整天不停歇地干活。除了种地、编竹子以外,闰土依旧会在每年忙月时去鲁迅家做工,但鲁迅早已外出求学,二人很多年都没有见过彼此。

  鲁迅印象中那个在月光下守着瓜地刺猹的少年,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旧社会荼毒、逐渐麻木绝望的命运,他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鲜活灵动的少年了。

  成年后闰土成了家,先后生下了五个孩子。随着孩子们的成长。生活的负担日渐加重,闰土只能更加拼命地打工。鲁迅再见到他时,他已经身形佝偻,并沉默、麻木,

  后来鲁迅家族败落,家里卖掉了祖宅,辞退了包括闰土在内的许多工人,失去工作的闰土便只能回家种地维生。闰土家里只有几亩贫瘠的沙地,

  每年收获的农作物仅够缴纳租税。但即便已经贫困至此,命运仍没有停下对闰土的折磨。

  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农民变成了负债累累的穷人,只能靠租种土地和外出打工过活。不久后闰土生了病,因为无钱医治,病情不断恶化,最终在1936年——鲁迅去世的同年病逝。

  闰土共育有五个子女,但除了鲁迅在《故乡》中提到的儿子“水生”外,其余的几个均现状不详,“水生”本名章启生,是闰土的大儿子。

  章启生和闰土一样,年少时便因父亲去世独自挑起大梁。本来章家的生活状况在章启生和弟弟妹妹的努力下略有好转,但又因水灾导致一家人状况悲凄。好不容易撑过了水灾,不想几年后当地再次发生了旱灾,章家从此一蹶不振。

  章启生留下了两儿一女,他的妻子为了谋求生路,带着三个孩子来到了上海,找了一份保姆的工作,勉强够三个孩子糊口。几年后女儿也生了重病,

  章贵从小便活泼开朗、心思活络。1949年新中国成立,章贵一家结束了多年的穷困和动荡,开始了新的生活。

  当时章贵已经16岁了,但是由于早早做了童工,他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但他并没有因生活的重担丧失学习的动力。解放后他经常在工作闲暇之余去成人学校,

  章贵来到了浙江绍兴的鲁迅纪念馆工作。他深知与其他有文化的同事相比,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便拼命学习、想要提升自己。

  便决定去夜校接受正规的教育。他在工作之余全心全意学习,渐渐追上了同事的步伐,同事们也非常认可这个起点不高但格外努力的同事。

  有个人听说了章贵祖先与鲁迅的渊源,想约他见一面,章贵不假思索便接受了对方的邀请。见到对方时章贵才发现,

  鲁迅生前时常惦念闰土一家,周海婴也从父亲那里得知过他与闰土的友谊,得知章贵是闰土的后人后便约他在鲁迅纪念馆相见。周海婴本以为章贵只是个普通人。却没想到章贵的文化水平不低,而且热情朴实,

  鲁迅和闰土的友谊曾因时代与阶级疏远,但他们的后代再续了这段友情。此后,周海婴每次途经绍兴都会与章贵相邀小聚,

  章贵十分热爱文学,而鲁迅无疑是一个时代文学的缩影。他开始仔细研究鲁迅的作品,并调查了大量关于鲁迅的资料。

  后来章贵先后发表了几十篇关于鲁迅的文章,并成为了鲁迅研究学会的核心成员。

  1982年,章贵被任命为绍兴鲁迅纪念馆副馆长,十一年后,六十岁的章贵退休回家,开始安享晚年,

  章贵的儿女也不再因穷苦而成为童工或早夭,而是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会计与老师。至此,

  倒不如说是时代与时代的差距。时代的巨轮将一切碾成飞灰,但终究会留下平凡却顽强的人,只要没有被苦难彻底击碎,他们就会在和煦的环境里华丽新生,再次繁荣。

  鲁迅和闰土的肉体早已死亡,但正如鲁迅所说,“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文学的精神并不会灭亡,